shekles


事实上,按照 货币的定义,任何/有管理/的 汇率都是对货币/市场价格/的 扭曲


   如果有 钉住汇率的安排, 就会加剧扭曲,影响资源的配置。


  在钉住 汇率制度下, 每一个经济参与者都在 密切关注汇率,试图发现汇率 走弱的苗头,以评估制度本身的可信度和可持续性。


  我们认为,将其解读为“鹰派” 发言、甚至解读为美联储已经开始讨论“缩减”QE,是不够准确的。


    第一, 鲍威尔的发言是透过媒体采访发布的,属于非正式媒介。


  且鲍威尔的发言,主要是回应主持人非常有针对性的提问:美联储是否有 能力 美国经济中撤回(前期释放的)钱、这么做是否有影响?(Areyouabletodrawthatmoneybackoutoftheeconomyanytimesoon?Anddoesitmatterifyoudo?)面对此提问,鲍威尔自然需要提到未来 货币 政策转向与退出(参考NPR报道《Tracript:NPR‘sFullInterviewWithFedChairmanJeromePowell》)。


    第二,鲍威尔虽然提到政策转向,但其表述是非常谨慎和克制的。


  首先,其并未使用“Taper”(紧缩)一词,而是用“GraduallyRollBack”,旨在传递“不急转弯”的信号。


  更不用说,其一直强调要看到“实质性进展”、“经济几乎完全恢复”,才会撤回非常规政策,并且一定会提前释放大量信号。


  且鲍威尔前一日的发言对于通胀是看淡的,认为美国通胀率偏低是一种长期现象,很可能延续。


    第三,从美国市场表现看,这段在3月25日 美股早盘前发布的采访,虽然使美股三大指数低开,但当日尾盘集体拉升转涨,且26日三大股指维持涨势。


  鲍威尔的发言并未能造成股市的“ 恐慌”。


    我们认为,对于美联储货币政策“急转弯”或者“过早转弯”的担忧,尚无必要。


  一方面,美国经济基本面(尤其是就业)距离疫情前水平仍有差距,美联储至少需要“按兵不动”以维持对经济的支持。


  另一方面,美联储愈发重视与市场的沟通,叠加“平均通胀目标制”又为政策转向提供了一层缓冲,我们有理由相信美联储会尽可能做到温和、缓慢、透明,以维护自身的信誉,杜绝市场“恐慌”及其造成的金融风险。


  OANDA市场分析师SophieGriffiths在致客户报告 中说:“美国国务卿布林肯给前景浇了一盆 冷水,称没有迹象表明 伊朗愿意 遵守核承诺,”美国领导的国际联军发言人周一说,驻有美军和其他国际部队的 伊拉克艾因阿萨德空军基地遭到火箭弹 袭击,但没有人受伤。


  并指责伊朗支持的伊拉克民兵组织发动了袭击。


  尽管如此,全球从新冠疫情 大流行中的复苏仍然崎岖,欧洲的部分地区和美国的感染和死亡人数减少,促使政府 放松限制;但在其他地区,如印度——世界第三大 石油进口国——感染率仍然很高。


  这表明石油需求的前景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