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rum finance limited


20世纪80年代, 美国的地方 媒体曾经掀起了一场/公共 新闻运动/。


  他们认为/新闻界不是作为公共权利的代理人而存在,而是作为一种工具而存在,它不仅表达 公众,而且帮助公众形成和找到自己的身份。


  /[4].在公共新闻理念的指导下,地方媒体对 美国媒体长期以来的客观主义原则和丑恶 报道进行了反思。


  他们呼吁/至少要让媒体促进和真正提高公共或 公民 生活的质量,而不仅仅是报道。


  或者抱怨/[5]。


  如果考虑到 中国的国情,我们可以这样理解公共新闻的概念:媒体不应过度炒作娱乐新闻、轰动性新闻、名人隐私。


  媒体的关注点应转移到值得关注的公共问题上;媒体应积极参与社会活动,发起,组织和规范公众对 社会问题的讨论;媒体要认真报道批评和丑恶的报道,不仅要揭露社会问题,还要帮助寻找解决社会问题的办法,等等。


  公共新闻的 出发点与我国民生新闻的出发点有着本质的不同,但在倡导关注社会问题、策划公众讨论、促进社会和谐等内容上却有很多相似之处。


  我们还需要注意 美国国债本身的投资 风险,并找到适当的美国国债替代资产,以通过 多元化方法降低 投资组合风险。


  为了应对新的王冠流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主要工业 国家已推出了大规模的 经济刺激计划,这 有可能引发通货膨胀风险。


  但是,另一方面,经济中的其他一些基本因素也支持国债价格。


  随着资本成本降低到非常低的水平,固定收益能够给 投资者带来非常有限的回报,因此许多投资者被迫继续持有有限期权的股票。


  在这种情况下,投资者应设计一种同时包含股票,债券和房地产投资信托的投资组合,以通过多元化的多元化方法应对各种不确定性,从而在控制风险的同时获得 更高的投资回报。


  过去这半个月一直在谈 全球股市最值得担心的一个问题就是 美债 利率攀升


  因为美债利率是全球债券利率的锚,也是全球 融资成本的锚。


  美债利率如果攀升得过快,意味着全球的融资成本飙升得过快,那么这就会强迫整个金融市场 去杠杆,这个是非常不友好的。


  我们对强行去杠杆的记忆都是比较痛苦的。


  天降甘霖般的事情发生了,过去这个星期美国的宏观经济层面的数据 非常棒,而这个也反映 到了过热的美国国债收益率上来。


  首先是每周的失业金 认领人数跌到了57.6万,这是美国疫情之后最低的数据了,所以非常棒。


  疫情导致很多人失业,但是经济逐步解封之后,大家又开始找工作了,然后失业金认领人数跌到了疫情之后的最低值,证明经济重启还是蛮成功的。


  受非 食品价格的推动,中国 5月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可能继续走高。


  食品价格上涨可能也发挥了作用。


  预计CPI同比上涨1.5%,高于4月0.9%的涨幅。


  当月核心CPI料也进一步上升。


  服务活动和消费势头更加强劲,可能 令非食品成分获益。


   尤其是5月初的五天假期,可能提振了交通和休闲娱乐价格。


  由于 上年同期基数较低,食品价格可能助推总体CPI,2020年5月食品价格 环比下降3.5%。


  总的来看, 黄金在周四美国CPI数据出炉之前,整体料维持偏空运行。


  接下去需要关注美联储对缩减购债的态度,如果美联储开始讨论 这一话题,将给黄金带来一定的下行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