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addy performance


减少损失,让 利润 运转这句话很烂,真的很懂 交易员的心,无论判断多么糟糕,交易都会很难赔掉 很多钱,这被认为是交易进入步骤。


  这是一种简单的运营模式,可以减少损失并让利润继续运转。


  简单模型还显示,即使命中非常糟糕,一两个利润也足以弥补损失,即成功率不高,但利润损失率却很高。


  但是,即使普通人 理解了它,也很难做到 这一点,许多人将其归因于心态。


  再次,不能做的是不能理解到位,有主要 思想,但也需要与其他思想同在,还需要将思想融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循环,这就是为什么交易 是一个系统,该系统一成。


  自然 安心,操作自如。


  很多话是这个想法的另一种表达方式,“ 止损要快,止损要慢”,“赚钱要赚更多,亏钱要少亏”,人们不理解,以为这些都是胡说八道,看起来就像最普通,最胡说八道的词一样,实际上,它是整个交易中 最重要的交易,也是整个交易中最重要的短语。


  尽早理解它的理解,领悟出的损失,没有任何技术水平都可以赚钱。


  衍生品投机 市场,包括指数、期货、 差价合约,当然还有外汇市场(不是指国内的实体市场),是人类历史上最虚幻的市场。


  它完全 是由人们的想象力构建的。


  唯一能与这个市场相提并论的,大概只有网络游戏,但前者的规模是后者 无法企及的。


   在这个市场中,没有生产、流通、销售环节。


  投资者 抛开一切 有形东西,用数学模型凭空捏造出一个产品,制定出一个游戏规则,开始大规模的买卖。


  每天,高达数万亿美元的美元计算资本在这个虚拟市场中 高速运转,这的确是一个非常神奇的市场。


    我们这个民族,曾经不遗余力地让“不朽”的允诺成为自己宗教的核心和本质,但同时又最热衷于对复利原则的运用,并且对这一“最有意图性” 的人类制度抱有特殊的眷恋之情,这一现象也许不是偶然的。


    因此,我认为当达到这一丰裕而多暇的境地之后,我们将重新抬起宗教和传统美德中最为确凿可靠的那些原则——以为贪婪是一种恶癖, 高利 盘剥是一种罪行,爱好金钱是令人憎恶的。


  而那些真正走上德行美好、心智健全的正道的人,他们对未来的顾虑是最少的。


  我们将再次重视目的甚于手段,更看重事物的有益性而不是 有用性。


  我们将尊崇这样一些人,他们能够教导我们如何分分秒秒都过得充实而美好,这些心情愉快的人能够从事物中获得直接的乐趣,既不劳碌如牛马,也不虚度岁月,逍遥如神仙中人。


    可是要注意!谈论上面所说的这一切现在还为时尚早,至少 还得等上100年。


  而现在我们必须自欺欺人地把 美的说成丑的,丑的说成美的,只是因为丑的有用而美的不能带来实惠。


  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我们仍然还得把贪婪、高利盘剥和谨慎奉为神明。


  因为只有这些才能把我们从 经济必要性的沼泽中带出,走上康庄大道。


    因此,我盼望在不太遥远的将来,整个人类的物质生活条件能够发生前所未有的 巨变


  不过,当然这个巨变将是渐进的,而不会一蹴而就。


  实际上,这个巨变现在已经拉开了序幕。


  这一变化的进程将只是意味着,那些经济必需问题已经得到实际解决的阶层和集团的人数会越来越多。


  当这种状况有了普遍的发展从而使得“对邻人之爱”的性质发生变化之后,我们 就会认识到其间的关键性差别。


  因为当经济上的意图对你来说已不再是合情合理的时候,对别人却可能仍旧是理所当然的。


    我们迈向经济上的这一极乐境地的速度,取决于以下四个因素——我们对人心的控制力量,避免战争和内证的决心,把理应属于科学领域的事务交付给科学来处理的自觉意愿,以及由生产和消费之间的差额所决定的积累的速度。


  只要前三者不出问题,最后一点也就会迎刃而解。


    我们在进行经济性目的活动的同时,也应当提高生活的艺术水平,并进行一些试验来为我们的终极目标作些适当的准备,我看这是没有什么坏处的。


    但首要的一点是,我们不能过高估计经济问题的重要性,不能为了它假想的必要性而在其他具有更重大、更持久意义的事情上作牺牲。


  经济问题应该成为由专家来处理的事务——就像牙病应由牙医来处理一样。


  如果经济学家们能够做出努力,使得社会把他们看成是平凡而又胜任其职的人,就像牙医的地位一样,那就再好不过了!